首页 >> 媒体聚焦
媒体聚焦
 
媒体聚焦 >> 正文
80后“海归”夫妇投身铜仁教育
日期:2015-03-18 00:00:00  发布人:媒体聚焦  浏览量:139700

阅读提示:

    2014年11月,铜仁学院迎来了两位新教师,他们是一对80后的“夫妻档”,丈夫邢明明是生药学硕士,妻子陆艳是特殊教育专业的博士。夫妻俩2014年8月在韩国又石大学完成学业,9月回国后,在江苏老家未呆满两个月,就毅然远离家乡来到铜仁,为铜仁的教育奉献自己的一份力量。

异国求学相识牵手

    邢明明和陆艳在南京不同院校读本科,两人皆因为学校的联合培养计划远赴韩国求学,并到了同一所大学。
    异国求学之路并不轻松,环境陌生,语言不通,给求学带来了很大的压力。频繁的口语考试,迫使刚到韩国求学的邢明明不得不经常到图书馆努力复习。
    这一天,他像往常一样来到图书馆,偶然间发现旁边的一个女生在埋头书写,草稿纸上写满了韩语,韩语旁边全部用中文备注。邢明明顿时觉得亲切极了,立即上前打招呼。“你好,你也是中国人吧,你的韩语真厉害,可以教教我吗?我叫邢明,大家都叫我明哥,你也可以这样叫我。”陆艳回忆到两人第一次相遇的情景忍俊不禁,他觉得自己的名字幼稚,特意去了一个明字,还让我叫他明哥,后来我才知道,他比我还小两岁呢!”就是这个比陆艳还小两岁的同乡邢明明,却在漫长难熬的研究生和博士求学阶段,给予了她莫大的鼓励与帮助。
    读博期间,要完成很多论文,有些参考资料极为艰涩,学校对博士论文的要求极其严格,运用韩语完成这些研究和写作,曾多次让陆艳想要放弃。
    “我很想帮助她,但是我们研究的领域完全不同,在学习上不能帮忙,我就每天给她做饭,希望在生活中给她减轻压力。”邢明明告诉记者。

简单理想常乐知足

    异国的相遇与陪伴,让邢明明和陆艳都认定了彼此就是陪伴自己一生的人。2011年11月26日,两人在韩国领取了结婚证,但是,邢明明每天都要到实验室做实验,而陆艳也有繁重的课业压力。所以直到2014年国庆节,夫妻俩才举办了婚礼。
    办完婚礼后,夫妻俩也开始考虑找工作的事,两人都是高材生,是“海归”,还是所学专业的紧缺人才,在外人看来,他们前程似锦,在一线城市找份工作应该都不成问题。
    但是,陆艳却做了一个让人意想不到的决定。“我要去贵州铜仁当老师。”陆艳之所以会做出这个决定,是因为一位在岭南大学任教的学姐告诉她,在铜仁很缺乏像她这样的专业教师,特殊教育领域几乎是一片空白。铜仁学院教育科学学院的院长洪军也对陆艳说:“很多人来了又走了,铜仁需要你,留下来!”“我的理想很简单,一个安定的家,和能够做自己喜欢的事,铜仁学院需要我,这让我无法拒绝。”陆艳下定决心要离家远赴铜仁教书。朋友们都认为她放着沿海的高校不要,偏要跑到贵州去支教,很傻,很固执。但是,丈夫不假思 索就对她说:不管你去哪儿,我都陪着你。”2014年11月,夫妻俩携手一同来到铜仁。“一出火车站,看到铜仁的第一眼,我非常惊喜,比我们想象的好太多了。”陆艳激动地告诉记者,“锦江河是我目前见到的最干净的河流,它太美了。”每逢周 末,夫妻俩都会去文笔峰或架梁山,我们爱登山,爱散步,在铜仁的幸福指数特别高。”记者听到的,满是夫妻俩对铜仁的夸赞和对生活的满足,即使一个人再有钱,一天也只吃三顿饭,能够干自己喜欢的事,能够被需要,我们就很满足了,知足才能常乐!”

投身教育热心公益

   
来到铜仁学院后,邢明明和陆艳分别到材料与化学学院和教育科学学院任教。陆艳告诉记者,特殊教育不仅关注残疾学生,也关注情绪障碍缺失和有其他健康障碍的学生。“比如脑瘫患者,在他们身体得到康复治疗后,我们最大的愿望是帮助他们找到一份合适的工作。”作为铜仁学院特殊教育领域的唯一一名博士,陆艳感觉到自己责任重大。
    中国特殊教育的发展落后欧美50年,而铜仁在这一块的探索刚刚起步。对于铜仁特殊教育的发展,陆艳有自己的期望,在未来十年里,把特殊教育与康复教育相结合,是她最大的愿望。我与学校签了8年的合同,但是我一定要呆到铜仁 特殊教育发展起来的那一天。”陆艳坚定地说。
    落户铜仁,陆艳也得到了家人莫大的支持。她的父亲是江苏南通的十佳劳模,多年来一直从事敬老院的工作,而母亲也致力于社会福利事业。或许正是受父母的影响,陆艳特别关注社会弱势群体,经常参加公益活动。
    在铜仁,她除了致力于大学教育,还参加了同城仁者联合会,每周和铜仁的伙伴们一起开展活动帮助他人。铜仁这个名字真好,仁字本身就传递了传统文化的核心价值,我们夫妻俩与铜仁有缘,如果能够为铜仁尽一份微薄之力,我们会尽心尽力。”陆艳希望更多人来关注特殊人群,来关爱身边的人,对于她做公益的行为,也有人认为只是一时的热血。但在陆艳自己看来,不被耻笑的梦想就不能称之为梦想,我希望铜仁教育的发展不仅是大学课程的进步,更是每个铜仁人素质的提高,为此,我很单纯地努力着,力量虽然微薄,但这让我的人生价值从此得到升华。”